​今天你打卡了吗?

D:\phpStudy\PHPTutorial\WWW\dd72\public\upload\article\2018\07\05\88821107d3e59fdf2cef2fcaf0aba3bf.jpg

在前些日子 我突然被常年不得一见的班主任@了。


我甚是诧异,在想这个成哥怕是有急事找我。仔细一看原来是提醒我要打卡。态度严肃 我刚想解释 有怕显的废话太多 想来若不是学校上面的安排 他或许早把我姓啥名啥忘了 不胜惶恐的发了下次不会。


我一直就是一个语言与实践结合能力极强的人。


大学时,我看着黑暗爬上了我的四周,说道这么晚我明天估计又要旷课了那斜上方陡然响起:“你们明天早上还有课啊!便是那可人的哲溪又来杠我了!“嘻嘻,我们明天没有。”那般贱样仿佛少上了两节课学费少了几千一样。


奇怪每每都与自己所猜一样,第二天在冥想有什么新鲜的理由和老师解释。

恨不得剁了自己的命根也像女生一样每个月来那么几天。


在往平时就早已屏蔽的群用手指用力往上一翻。在满屏的收到里,我找到了班主任的新的使命,在软件里打卡。心想这些家伙平时干啥啥不行,收到第一名。


打开这个神奇的软件,我噗嗤的笑了出来,上面所有的信息都要自己填写,我本想填个天涯海角的背角落,又怕这学校的眼线会不会定位我的位置,忧虑涌上心头,如果每日都这般填写也是累死我。


好在翌日在身边的朋友暗示下,聪慧的我便在晚上小憩一会再爬起来等待0.00的到来。但往往不尽如人意,怕是全学校的人都在等这救命时刻,总是等到0.20几才能打上。有时看看那群里0点的同学,我好生好奇怕不是买了五g手机还是雷总的歪f六路由器。


这样子日子越来越苦,随着居住地方的改变,我的网速也是不尽人意。


那小憩的时间仿佛越来越长。总要等这帮大神把前十分钟抢完,才能轮到我,有时偶尔提前了几分钟还想与舍友炫耀,但那只有发大奶图片的20*群里面才能掀起狂风暴雨的群里面这般信息往往连爱杠我这哲溪都不理睬。


有时,我怀疑他们修炼一种只有色图才能打气精神的诡异功法。


这般日子还在继续,往往有些倒霉家伙被老班逮到。若是这般精力用在追小姑娘身上,怕是女T都要芳心暗许。


疫情下的日子属实难熬,抽着空,连往往几年不常联系的大忙人同学都能秒回。往往警惕的问到干嘛?在肯定我徐鹏不是来借钱的时候,变笑嘻嘻的掏出几张珍藏的表情包问问近况。


我只是枯燥,往往几句撂下,他们便要处理繁忙事业一样,没了人影。


大家都有默契一样,随口搪塞着。


疫情之下几十年也难得见这么安逸的父母把目光早早汇聚在我身上。

家里母后店子的楼上没有卫生间,下楼免不得被冷风刮。

天天熬夜打卡的日子 入眠也变得困难 不久尿意涌上开来,在奇奇怪怪的砖家影响下我习惯了裸睡,只是听说能让身体的敏感部位挣脱束缚发育更好,我恶从胆边生,找了个大口径的瓶子,一顿操作,找了个纸巾把盖子盖紧,赶紧奔向被窝。


早上迷迷糊糊的就听见我妈又喊我吃饭了。见她拿起瓶子嘀咕着我啥时候买的蜂蜜,我一跃而起 ,“别动妈 ,那是尿!”。我妈像拿了个炸弹一般赶紧放下走了出去 我也没有了睡意,赶紧起身。


饭桌上有我爱吃大虾,我刚啃着。


我妈说,“我还以为蜂蜜想给你泡一杯的呢!”